色天堂
最新域名:  sttav.com / stt136.com
最新域名:  sttav.com / stt136.com

妻子的性事

一 )

这两天心情不太好。闲来无事,在网上看了不少有色的文章。受同道们的激励,突然想到不如也把我经历的一些故事写出来,与朋友分享。这是我与妻子的绝对隐私,我保证这都是真实地发生在我身边的事情,虽然有些荒唐不经。人呀,就是如此,没有什么不可能,也没有什么应该与不应该,发生了,就是发生了,没什么可隐瞒的。如果我的故事能让你有所心动,我就满足了。

  我认识我妻子时,她刚刚21岁。认识三天后就开始摸摸索索。四个星期后,我们便上床了。记得第一次不成功,她总是扭来扭去地,刚刚插进去一点,不是被挤出来就是我自己掉出来,弄的我猴急猴急的,她被我折腾得大腿和臀沟里全是淫液,折腾了半天,我累得都挺不起来了。最后还是用手撸出来的。她长的不算很好看,但有一对又大又挺的乳房,乳头浅粉,腰也挺细。小嘴儿轮廓分明,看起来挺撩人。有了第一次,后来就好多了。我的家伙插进去时,我总觉得象把雪糕插进了可乐瓶子,又爽又麻。她也很疯,常常在我喷射时,头一仰胸一挺,阴道和肛门一抽一抽地,喉咙里咕噜咕噜叫起来。 她很安静,平时对我也是百依百顺。我们做爱时,每次都是摸呀,舔呀,还喜欢把听到的,看到的互相讲给对方听,常常都是血脉分张,情不自禁。

  结婚很多年了,我们几乎每天都干一回。但不知是年龄关系还是什么原因,后来她很少能靠抽插达到颠峰了,不过我们有个好办法,每次我把她哄到骨酥肉麻后,她都喜欢伏在床上,我在后边插进去,一只手从她身下搂着她的双乳,一只手捧着她的脸蛋儿,嘴伏在她的耳边给她讲故事。她则把手放在自己阴蒂上轻轻揉捏,在我的各种各样的淫秽故事的氛围中,很快就会绷直全身,痉挛到一身通汗。然后她就会乖乖地翻过身来,让我抱着此时已经柔软如蛇的腰身,冲锋陷阵,直到一泻如注。

  我很喜欢和她上床。说实话,虽然我也见识过不少女人,但一到床上我就性致昂然。我觉得我的妻子很性感,永远都有一种魅力,让我想上她。 偶尔有机会她把我介绍给她的同事、上司和同学,她表现得温文尔雅。她工作很忙,但很少晚归。她的朋友们见到我也都彬彬有理,很肯帮忙。我以为我的婚姻生活就这么平平淡淡地会这么一生呢。

  我和妻子做爱时,她会要求我给她讲故事。这个习惯可能是刚相识时我们绵绵情话的延展吧。一开始,我给她讲的都是从各种小说,电影上读到的色情片段。后来人们流行看毛片,我也找来和她一起看。看得多了,那些象机器似的动作也变得不够刺激。我们都喜欢日本片子,虽然经常看不到性器官,但单单从面部表情,从情节上体会到的那种刺激都会使我们毛骨悚然,然后我们紧紧相拥,我的手轻揉着妻的阴蒂,她的手紧握我的家伙,我们沉浸在刚刚看到的气氛中,感觉真是好极了。有时她会在懵懵董董中,一边呻吟一边喃喃而语说,"讲你,讲你自己,"我会把我自己编排进某个色情故事,说我在什么地方强奸了一个小女孩,说我曾经在饭店里干过她的表妹,那个十七八岁的服务员一边哭泣着一边为我口交,妻子这时会突然低哼一声昏死过去,阴道紧紧裹住我一阵抽搐。时间长了,有的时候我真的会把自己经历过的艳遇讲给她听,当她知道她所认识的女人在性交时的狼狈象时,她就会意气风发。

  当轮到我抱着她抽插时,我也会要她给我交代交代。有一次,她偎在我怀中,一边承接着我的冲击,一边气喘吁吁地说,"我、我给你讲个真事儿,你生气不?"我顿时兴致大增,一边猛攻一边感恩戴德地喊"讲、讲!""你记得有一次我回家特别晚不?你一个劲儿给我打电话,叫我回来,我,我被他们给,给弄了,""脱了吗?""脱了,他强奸我,你电话响时,就在我枕头边、边上。他在我身上,正干我,"我记得妻子脸色绯红,一缕头发被汗水打湿粘在前额,我一手紧抱她的纤腰,一手在她乳房上搓揉,她高举双腿,迎合着我的抽插。

  "他那天干了我,三次,不让我回家,"妻子可怜兮兮地,一脸娇羞。

  "谁,谁脱的衣、衣服?哦,哦,嗷!"我实在挺不住了,长嚎一声,仿佛把整个世界都化做一股炽热的浓浆罐入妻子的幽谷。

  她说的那个人,我听说过。妻子跟他有一点生意。虽然妻子说那是她瞎编的,但我知道那是真的。

  因为多年来妻子晚归的时候并不多,所以那次事情我还记得。那天他们在一起招待客户,结束后回家时那个男人趁着酒劲用车把妻子拉到他寡居的母亲家,就在他母亲的另一间房里,脱去了妻子的衣物,一连弄了妻子三次。我一想到那个人把一丝不挂的妻子搂在怀里,笨手笨脚地把他的肮脏的阳具插进她的阴道,企求着,胡言乱语着,我就忍耐不住了。

  "第一次是、是他塞进去的,后两次是我放进去的,他不让我走,"妻子后来给我说,"你的电话一个劲地响,他不让我接,还操我,"不知道为什么,我那天也把我妻子干了三回,每次都疯狂得要命,心里又嫉妒又刺激。妻子说,刚进房时,那个男人的母亲还来干涉,那个男人大叫说不用她管,把他母亲推搡进里间,然后就动手撕去了妻子的衣服,把她摁在床上。

  "不舒服,也,也有点儿刺激,害怕。"我从书本上知道,女人在心理底层的确有一种企望被强暴的快感,特别是不会给自己造成其它伤害的时候。从那以后,我一想到妻子赤身裸体地被人摁在床上,两腿间插着滑滑的硬物,一挺一挺地承受着交配的动作,隔壁还有一个多年寡居的老女人的偷听,我就在心底腾起抑制不住的兽性的冲动。

  我相信这不会是妻子唯一的性冒险。

  ( 二 )

从那以后,我常常对妻子有了一种奇怪的陌生感。好象她不再单纯是我的妻子,同时也成了别人的妻子,我干她的时候,好象是在占有别人的女人,是在窥探别人妻子的隐秘,是在从别人妻子,一个陌生的女人的性兴奋的窘态和癫狂中获得快感。

  因此我们每天的性交有了一种意想不到的作料一样的调味。每晚上床之后,她就会默默地枕卧进我的臂弯,左手轻轻地伸入我的内裤,轻柔地开始摩挲我的软软的阳具,她的口舌清甜,使人魂荡神迷。我的右手也不由自主地开始揉搓她的乳尖,抓捏她的双乳,顺着光滑、柔软的腹部深入到她的阴部,抠挖她的阴蒂。

  很快,她就湿润了,我把她的淫液涂抹在她的阴唇和阴蒂上,滑腻而诱人,妻子在我的不断鼓励下乳头象一对晶莹剔透的红樱桃,娇艳欲滴,她把发烫的面颊深埋进我的怀中,指尖轻触阳具的尖端,把一阵阵酥麻送入我的心尖和喉头。我抽出一直深掩在她双腿之间湿腻的右手,把她翻身放好,顺着她的臀沟把早已血脉贲张的阳具插入她的阴道。阴道淋漓温暖,甚至淫液常常浸润了会阴、肛门和整个臀沟。她此时早已狼狈不堪。

首页

视频

图片

小说